首页  > 滚动快讯  > 

慈禧为何给,杨乃武与小白菜案鸣冤昭雪(晚清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

  • 浏览
  • www.lenqiu.com
  • 评论0条
  • 导读最近不少网民对慈禧为何给,杨乃武与小白菜案鸣冤昭雪(晚清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非常关注,2022年10月02日我们收集了相关数据解答,请阅读全文了解。...

    光绪二年,42岁的慈禧在接见近臣翁同龢时,听他说起了一桩被冤枉的通奸案,原本慈禧是不想管这件事的,可当她知道案件的主角是一个17岁的小寡妇时,立刻以皇帝的名义,亲自下了一道圣旨,要求彻查此案。

    慈禧为何给_第1张

    1873年1余杭一家豆腐店的帮工葛品连突然暴毙而亡,死后尸体发青,口鼻流血。而这人死前吃的最后一顿,就是妻子给他炖的桂圆参汤。葛品连的母亲觉得儿子死的太过蹊跷,怀疑他是中毒了,就报了官。

    衙门派去的两个仵作对尸体进行了尸检,因为刺入葛品连喉咙的银针呈青黑色,所以产生了不同的意见。一人觉得葛品连是中了砒霜之毒,觉得他是被毒死的,另一人却觉得,葛品连的食物中没有发现砒霜,而且他身前曾因病告假,可能存在其他的原因。

    如果以下毒案件处理,那这就是一个死刑案件,按清制,死刑案件要经过县级、府级、臬司、巡抚或总督四级审查,再上报朝廷,由朝廷同意后执行,就整个流程来说,其实是一件挺麻烦的事。

    负责处理案件的刘锡彤已经7没几天就要退休了,原本不想多事的他,在听了葛母口中的一个名字后,改变了主意。

    原来葛母怀疑自己的儿子是被媳妇小白菜下毒杀害的,理由就是她怀疑小白菜和一个叫杨乃武的人有不正当的关系。

    杨乃武是当地的一个举人,葛品连曾经和妻子小白菜租住在他家,在此期间,小白菜经常向他请教读书认字,而且杨乃武也经常和他们夫妻二人同吃同进,丝毫不避讳他人眼光,加上小白菜长得很漂亮,时间久了,就有一些风言风语流了出来,说二人之间存在暧昧。

    葛母知道后,就觉得是小白菜嫌弃自己的儿子,想要毒死儿子和杨乃武双宿双飞。

    慈禧为何给_第2张

    听到葛母的诉说后,刘锡彤觉得很有道理,就把小白菜押到衙门审讯,小白菜当然不承认,不仅如此,还怒骂刘锡彤是非不分。

    被驳了面子的刘锡彤大为光火,对小白菜动用了拶刑。所谓拶刑,又叫夹刑,就是用拶子套入手指,用力收紧,夹住十指,受刑的人十分痛苦。

    据《申报》报道:除了受拶刑外,小白菜还受到了烧红铁丝刺乳,锡龙滚水浇背”等酷刑。

    小白菜这样一个弱女子哪里经受得住,只能屈打成招,诬告自己和杨乃武有染,将杨乃武亲手给他的砒霜放到了桂圆参汤里,毒害了丈夫葛品连。

    杨乃武这个人非常正直,经常替乡里人打抱不平,和刘锡彤有些过节,刘锡彤很早就想收拾他了,但是一直没有机会。所以在听到葛母的哭诉后,就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看我这次怎么收拾你。

    只是,让刘锡彤没想到的是,葛品连暴毙而亡的前后那几天,杨乃武人在外地,根本就没有接触小白菜的机会,所以他亲手把砒霜交给小白菜这样的证词根本不可取。

    但刘锡彤不管,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机会收拾杨乃武他又怎么会放过,所以不管三七二十就像对小白菜做得那样,他也对杨乃武动用了酷刑,杨乃武屈打成招。

    浙江巡抚杨昌浚在看了案宗报告后,也没有细查就直接上报了,只要刑部审查通过,杨乃武和小白菜就要结伴赴黄泉了。

    慈禧为何给_第3张

    至此,此案几乎再无转机,就在杨乃武和小白菜二人就要以奸夫淫妇的身份共赴黄泉的时候,一道旨意从紫禁城中传出:撤回复审。

    而且这道旨意是由西宫太后慈禧,亲自下诏的。

    可是,像慈禧太后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为何会把注意力放在一个被冤枉的小寡妇和名不见经传的小举人身上呢?

    毕竟,在我们的认知当中,慈禧并不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女人。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两个人:东宫太后:慈安,四川总督:丁宝桢。

    咸丰皇帝驾崩以后,慈禧之子同治帝即位。 慈禧作为同治生母,被尊为皇太后,住西宫, 称西宫太后。咸丰的皇后慈安居东宫,称东宫太后。

    因为皇上年幼,所以咸丰临终托孤,将皇帝托付给了以端华、肃顺为首的赞襄政务王大臣,也就是俗称的顾命大臣。可又怕这些托孤大臣拿着鸡毛当令箭,威胁孤儿寡母,所以咸丰又给慈禧和慈安留了两枚印章,规定,如果八大臣有什么旨意,也要有两宫太后的印章才作数。

    但是,这八个大臣根本就不把这两个太后放在眼里,不但认为两位太后没有审阅奏章的必要,对于他们拟定的奏章,只要老老实实盖章就行。

    谕旨由大臣拟定,太后但钤印,弗得改易,章疏不呈内览。

    换言之,他们只想让这两个太后当一个盖章的工具人。

    面对八大臣的嚣张跋扈,两宫太后,尤其是慈禧可以说是恨之入骨,毕竟她是一个对权利颇有渴望的女人,怎么可能容许这些人在自己头顶上搞事情,于是她与慈安太后联手,在恭亲王的支持下,发动宫廷政变,彻底扳倒了八大臣。

    但随着共同敌人的消失,慈禧太后与慈安太后矛盾日深,争权夺利事件时有发生。 而此时而负责审理杨乃武一案的杭州府及余杭县的大小官员,大多都是东宫太后慈安阵营的人。

    虽然,咸丰给两位太后都留了一枚印章,但是,因为慈安是正宫娘娘,所以论起法律效力,她那枚印章产生的影响,可要比慈禧手中的那枚印章高得多。

    在那场改变帝国命运的辛酉政变中,如果不是慈安的盖章,扳倒八大臣的谕旨就无法生效。所以,只要慈安在,慈禧的想要掌握帝国权力的欲望之路,注定不会平坦。

    打击慈安,就成了慈禧掌握权力的毕竟之路。

    所以,与其说慈禧是同情杨乃武和小白菜的遭遇,想要还二人清白,倒不如说,她想借“ 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打击东宫:慈安太后。

    一旦杨乃武和小白菜二人成功洗刷冤屈,她不但能打击东宫势力,也能落个爱民如子的美名。这笔买卖,对慈禧来说,可以说是相当划算,确实是一笔不会亏本的买卖。既如此,何乐而不为?

    虽然四川总督丁宝桢是慈禧一手扶植起来的,但是慈禧对他并不全然信任,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丁宝桢是汉官,纵观整个清朝,汉人和旗人之间的矛盾就从未缓解过。特别是到了清末,两者之间的矛盾更是越积越深。

    对于这一点,慈禧本身也是心知肚明。而负责审理“ 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的江浙官员也基本都是汉官。

    在慈禧最初下令重新调查此案的时候,负责案件处理的官员并没有因为慈禧的下诏,变得更加谨慎,反而继续对杨乃武二人屈打成招,维持原判。

    这种不负责任的行径,让相信杨乃武的亲友、官员很是不满,他们继续上诉,让慈禧察觉到此案的不公,以及地方官员对于朝廷政令的敷衍。

    这本身就引起了慈禧的不满,而她一手扶植的丁宝桢不但不想着查清案件来龙去脉,甚至还扬言:“如果这个铁案都能翻,那么将来还有谁敢做地方官?”这样的言论,在当时的朝廷看来,简直就是一种威胁。

    丁宝桢不知道的是,太平天国运动后,地方督抚权力扩大,湘系官员遍布各方,已经对于朝廷的威望产生了严重的影响,而杨昌浚、刘锡彤虽然是浙江官员,但其实也是出自湘军,对于这样的情况,朝廷其实是很忌惮的。

    如果说打击慈安,还属于爱新觉罗家族的内部权力争夺,那么打击杨昌浚以及他背后的地方势力,已经涉及到朝廷对于地方的掌控。

    朝廷需要通过这起案件,打击以丁宝桢等人汉人为代表的地方督抚体系,重新树立司法权的威信,增加朝廷的威望和权威性。

    所以,案件发展到这里,其实已经不仅仅是为一起冤案翻案那么简单了,它背后涉及到的,其实是朝廷内部、以及朝廷与地方之间权力争夺的问题。

    光绪十二年,9月1刑部将葛品连的尸棺运到了北京,在刑部的开棺验尸下,最终确认,葛品连的死因是用药不当,而不是中毒。

    原来,葛品连在生命中的最后两天,工作时突然全身乏力,为了滋补自己,专门买了桂圆和东洋参,妻子小白菜将这两样东西煎成药汤给他喝。

    殊不知,葛品连当时患得是热症,这两样东西不仅治不了他的病,反而会要了他的命。

    只是因为他的死来得太快,而且死状实在是太惨:脸色发青,口鼻流血,与服用砒霜中毒的样子极为相似,所以才会被认为是中毒而亡。

    加上小白菜与家婆不和,所以葛母坚持认为是小白菜毒死了自己的儿子,巧合的是负责处理案件的第一人刘锡彤和杨乃武也不和,也一心想要整治他,让他吃点苦头。

    各种巧合之下,才有了这桩惊天奇案。

    从同治十二年开始,到光绪二年结案,这起冤案一共用了3年多的时间,才彻底完结。在案件的最后,大家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局。

    慈禧太后通过此案,将浙江巡抚杨昌浚、余杭县知县刘锡彤等人拉下马,打击了慈安太后的的东宫势力集团: 朝廷通过此案,狠狠地打击了地方势力,加强了朝廷的威望;商人胡雪岩借此案搭上了左宗棠的线,从中获利;杨乃武、小白菜也得以沉冤昭雪,无罪释放。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皆大欢喜。

    只是可怜小白菜这个身陷囹圄的弱女子,自11岁嫁给葛品连,不过6年的光景,就没了丈夫,成为寡妇不说,还平白遭人诬陷,蒙上不白之冤。

    不仅没有人同情她,反而遭受世人的辱骂、嘲笑,为了让她认罪,负责审理案件的官员不惜对她动用各种酷刑,没有人在乎她只是一个刚刚没了丈夫的可怜女子,她甚至连一个为自己辩驳的机会都没有。

    哪怕是和她一样遭受不白之冤的杨乃武都不同情她。甚至在杨乃武眼中,小白菜不但不无辜,还应该为自己的无妄之灾负上责任。为了给自己脱罪,杨乃武不惜在自己的辩词中,诬告小白菜曾经赖婚,与别的男人存在不正当的关系。

    她的声音就这样被淹没在时代的潮流之中。

    17岁的她,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却因世人的诽谤、利用以及借题发挥,从此只能青灯古佛了此一生。

    世道艰难,对女子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