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快讯  > 

天津人民广播电台(天津人民广播电台官网)

  • 浏览
  • www.lenqiu.com
  • 评论0条
  • 导读天津人民广播电台,②,1949年6月30日,,进步日报,,,进步日报,将听众的反映转给中行广播电台后,很快得到中行领导的回复,并承认“类似这样的批评很多,并立即对节目进行调整,从6月20日开始节目明显有了改善,艺员也在尽量的播演新戏新词,像...

    天津解放后对旧剧、旧艺人的改造

    天津人民广播电台(天津人民广播电台官网)_第1张

    中行广播电台系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12月成立,成绩甚佳。解放后津市商营广播电台均奉军管会文教部令停播。

    1949年5月13日,中行广播电台奉军管会文教部批示,暂准18日复业,为津市解放后第一家恢复广播的商营广播电台。中行广播电台定于20日恢复播音,并于前一日试播。5月18日,《进步日报》刊载“中行广播电台启示”。谨希各界仍秉过去爱护本台之意,时加指导是幸。

    自从中行广播电台播音后,仍沿袭过去的做法,除了播送新闻外,还穿插一些戏曲和广告,其中医药广告占去大半,其他工商业发展宣传反而减少。每天絮絮叨叨,几乎无尽无休,不厌其烦。听众反映中行广播电台节目陈旧,且成药宣传太夸张,尤以“震寰药社广告言过其实,惑乱听众,为害很大。且有失为人民服务的立场,应当纠正。请中行广播电台及各过分夸大的药店取消此项广告。”

    6月14日《进步日报》刊载了读者张树林的来信,提出“尤以南市清河大街80号震寰药社、御寿堂、明德堂、金钢婴儿药片几家鼓吹得最凶。所播词句多含欺骗夸张,如血亏肚子疼、行经肚子疼,及搜毒丸治流脓、流水,痔漏丸治脱肛、便血等,一则说包治保好,再则说负责除根。妇女听了最易受骗,小孩听了亦多起不良反映。”①(1949年6月14日《进步日报》)

    读者魏少菴也来信反映:“自中行电台恢复播音后,每日所播的除去骗人的卖药广告外,几乎没有一点有益于人民的声音,这点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应当负责,促其改正。凡未经化验的成药,不能任其宣传,以免人民受骗。让该台每天多广播点于人民有益的革命知识。”②(1949年6月30日,《进步日报》)

    《进步日报》将听众的反映转给中行广播电台后,很快得到中行领导的回复,并承认“类似这样的批评很多”,并立即对节目进行调整,从6月20日开始节目明显有了改善,艺员也在尽量的播演新戏新词,像刘田秀播《朱富胜翻身》,银达子播新编秦腔,梁祥林的《白毛女》,马宝山的《劳动英雄》,刘英源、左田凤的《杨桂香》,翟青山的《刘巧团圆》等,其他艺员也在积极排演新戏、新词。中行领导答应在适当的时间对听众进行统一答复。

    1949年6月30日,《进步日报》以“中行广播电台接受批评,广播节目渐改善,一部播音艺员已改唱新词。”全文刊载了中行广播电台的答复。

    天津人民广播电台(天津人民广播电台官网)_第2张

    复信中说:“我们复业以来,得到过很多听众给我们热心的批评与宝贵的意见,我们除了全心全意的力求改进以外,绝对用事实的表现,来答谢各界爱护的盛意。”不过,由于“电台节目与广告的编排,都是以一个月为时间上的单位,所以我们在改进上有了事实的困难。”现在广播节目和广告方面这点改进还是太少,“希望各界再多给我们严正的批评,我们好可以遵从大多数听众的意见,来改进我们的广播节目。”③(1949年6月30日,《进步日报》)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孤立事件,而是对旧剧改革和对旧艺人改造的一件大事,也是对旧社会进行改造的重要部分。

    第一个对旧剧进行改造的却不是天津,而是在刚和平解放不久的北平。也就是国剧——京剧的大本营。(那时叫“平剧”,北平的平,不是蹦蹦改称的评剧,为了区分,评剧当时称为“评戏”。)

    北平文化接管会在26日上午9时,在北平国民大戏院召开平剧界人士谈话,说明五十五齣平剧停演的理由,以及如何创作新剧本、协助改造平剧,由国剧公会分函通知各剧院暨各班社。据旧剧界一般反映,也认为这些戏不应再演,但与这些戏类似的尚多,还需要广泛吸收各方意见,逐步进行改革。暂时停演的剧目分列于下。

    一属于提倡神怪迷信的——《游六殿》、《滑油山》、《劈山救母》、《探阴山》(铡判官)、《黑驴告状》、《奇冤报》(乌盆记)、《八仙得道》、《活捉三郎》、《三戏白牡丹》、《盗魂铃》、《滏阳河》、《十八罗汉收大鹏》、《打金砖》、《唐明皇游月宫》、《刘全进瓜》、《昆仑剑侠传》、《青城十九侠》、《封神榜》、《庄子》、《飞剑斩白龙》、《钟馗》、《反延安》、《胭粉计》。

    二属于提倡淫乱思想的——《红娘》、《大劈棺》(蝴蝶梦)、《海慧寺》(马思远)(双铃记)、《双钉记》、《遗翠花》、《贵妃醉酒》、《杀子报》、《胭脂判》、《盘丝洞》、《双摇会》、《关王庙》、《嫖院》(玉堂春前部)。

    四属于歌颂奴隶道德的——《九更天》(马义救主)、《南天门》。

    五属于表扬封建压迫的——《斩经堂》(吴汉杀妻)、《游龙戏凤》(梅龙镇)、《翠屏山》、《红梅阁》、《哭祖庙》。

    天津人民广播电台(天津人民广播电台官网)_第3张

    六一些无聊或无固定剧本的——《纺棉花》、《戏迷家庭》、《戏迷小姐》、《拾黄金》、《十八扯》、《双怕婆》、《瞎子逛灯》。

    天津杂曲界也感觉到,在新社会里必须演唱新曲,才能得到人民欢迎。于是在大家团结进步的要求下,艺员们开始组织联合会。在1949年5月20日,中行广播电台播音的当天,天津500艺人在燕乐戏院开了筹备大会,到50多个团体、490余人,分成西河、评书、戏曲、河南坠子、相声和技术六组,会议由蒋轸庭主持。

    军管会文艺处旧剧科的何迟科长致辞,他阐述了目前形势,并说明过去杂曲方面的宣传,都是传播压迫老百姓的不良思想,替统治阶级说话。艺人都是劳苦的人民,不要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以后要唱对人民有利的词曲。这次团结立会,是要改善生活,要提高地位,所以一定要唱新节目,唱给人民大众去听。

    天津《进步日报》上发表了“杂曲界团结起来,筹组联合会,大家要求进步,”

    负责具体工作的副科长赵魁英(上图),要求天津艺人自动起来进行改革,要争取做头一名的光荣。老艺人白云鹏在发言中说:“今后大家要唱进步词曲,希望都来夺锦标。”西河组的张连仲也说:“艺人要自己尊重,要使观众走上正轨。”

    文艺处为使联合会组织上更健全,最近将召集各组代表研讨会章,以后再经过全体大会选举,就可正式成立。

    一周后,5月27日上午10时在启明茶社,有200多男女艺人汇集在这里交换意见。

    刘连玉首先对大家说明改唱新词的必要,之后,赵魁英也发表了讲话。他提出毛主席“推陈出新”的指示,并列举了《老妈上京》等戏曲,认为前一部分还可以保留,但是最后却替统治者说了话,像这样陈旧的一定要甩开。他强调说:“今天如不开始学习新词,将来定被观众抛弃,所以传徒授业,更要及早赶上,自动去求改革。今天作艺的,要对得起自己良心,就要给观众有利的东西。能唱新词,更是给师傅增了光荣。”

    之后白云鹏说:这问题大家今天都搞通了,回去必须立志去学,唱西河的李长江,最近学会了《夫妻翻身》,他也想教给大家。

    5月28日,《进步日报》上发表了“杂曲界改唱新词,二百多艺人昨集会交换意见,大家要推陈出新,抛掉老一套。”

    5月29日,又发表“座谈改革平剧问题,一致认为应革新内容提高技术。”

    5月30日,《进步日报》发表“开展津市新音乐运动,文艺处邀请音乐工作者座谈,决组织联谊会推广人民音乐。”对天津文艺界进行改革的运动全面铺开。

    6月10日,为鼓励艺人唱新词,文艺处招待演唱新词艺人,勉励他们多创作,起带头作用。

    6月12日,文艺处召集旧剧女演员座谈,六岁红等发言希望排演新戏。她说:“解放后我们女艺人的地位真是提高了”,“共产党就凭实事求是、吃苦耐劳的精神来革命,改造中国。我们也只有改造旧的自己,才是一条新路。”

    在天津文艺处的领导和支持下,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对旧剧改革工作有了很大的提高。特别是在平剧(京剧)方面,有大舞台的新艺剧社,在评戏方面有升平戏院的正风社,都是开拓新路并坚持演出的。文艺处认为两剧社认真改革旧剧,其态度具有示范性。于是在6月26日晚场戏散后,在大舞台举行了表扬会,周巍峙(下图)副处长到会,并发给两剧社“改革先锋”锦旗各一面,以示鼓励。两剧社的编导和演员都很高兴,大会直到十二点才散会。

    在杂曲类的改革示范中,天津西河大鼓的革新工作起了带头作用。从李长江编唱《双翻身》起,西河组100多位艺人已经有了《打黄狼》等52段新词。进步突出的艺人中,有郝庆轩、张连仲、马宝山、孙庆林、马连登、田起山等。他们有的曾到过老区,已有丰富演出经验,工作上更积极。他们对于新一代也分别传授,到今天每个人都能唱几段新词了。现在,天津所有60-70处西河茶社都已唱起新词。除了成本大套的旧鼓曲外,其他均有渐被淘汰之势。

    天津人民广播电台为了发扬这一革新工作,每天11:20起,让西河艺人轮流在电台演唱自编的新曲。

    1949年7月20日上午9时,积极进步的西河鼓曲艺员200多人,经月余的筹备,在玉乐茶社集会,正式成立“西河鼓曲改革研究社”。会上首先由张连仲主席报告筹备经过,然后由文艺处代表赵魁英讲话,说明“今天立会与以往不同,要能负责,要给大家解决问题,并勉励大家多演唱新词,为人民服务。”

    最后进行了选举,张连仲、郝庆轩以票数最多当选为正副理事长,马宝山、马连登、李长江、孙庆林、徐田禄、赵田亮、田起山、张起荣、韩起海、常起震、王起仁等被选为理事。下设组织、总务、研究、宣教、福利五个股,并按地区划分为老三不管、新三不管、小王庄和鸟市、河东地道外、谦德庄五个组,逐步推进工作。

    1949年9月18日上午10时,天津戏曲、曲艺界全体大会在中国大戏院举行,1300多旧艺人坐满了整个会场。

    会议文艺处旧剧科赵魁英首先致词,他指出了旧艺人在改造旧社会中的重要性。他说:“如果我们天津全体旧艺人都演唱新戏、新词,那么每天会有八万二千个观众受到教育。”

    这次大会,将天津旧剧改革和旧艺人改造工作,推向一个新的高潮,社会气象一新,为迎接新中国的成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